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航道文化 > 职工文艺
接过父亲手中的望远镜—记吸盘2轮船长陈勇
作者:  谭涛      来源:长江航道工程局      时间:2019-10-13 22:24     阅读次数:

  望远镜,是一名船长必不可少的工作工具,用于船舶航行中的瞭望、施工过程中观察周边船舶的动态。 

  陈乃秀,长江武汉航道工程局金牌船长,1994年全国总工会金锚奖得主、湖北省劳动模范,从1981年担任航浚3号的船长,22年里,从长江走向沿海、再转战东南亚,参与了大大小小近30个工程项目的施工。 

  陈勇,长江武汉航道工程局目前最先进的内河挖泥船吸盘2轮的船长,多次获得长江航道局各种荣誉。 

  一架望远镜,两代航道人,四十余年疏浚路。上阵父子兵,从小就很少见到父亲陈乃秀的陈勇,对父亲的职业充满神秘感,也对父亲工作的船舶充满好奇和向往。 

  继父业 

  小时候,只要父亲的船停靠汉口308码头,总是吵吵着要父亲带他到船上看看,上船后,一切都是那么新奇,总觉得看不够。 

  1983年暑假,小学毕业的陈勇,正好碰到父亲的船舶回到汉口,他又一次让父亲带他到船上玩。一上船,他就要父亲直接带他上驾驶台,驾驶台上的各种仪器,深深地吸引着他;好奇归好奇,他还是很听父亲的话,不动各种按钮和开关,只是看看。看到父亲拿着望远镜观察周边的情况,引起了他更大的兴趣,抢过父亲手中的望远镜,东瞄瞄西看看,觉得太好玩了,从那时起他就立志要像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开船的人。 

  1991年,陈勇如愿以偿成为当时武汉航道分局的一名职工,分配到航浚6轮做水手。 

  立父志 

  作为一名青工,工作生活上肯定是不适应的,虽然处处得到老师傅的照顾,但他不甘心做一名“受伤的小孩”,立志以后一定要像父亲一样做一名船长。 

  工作之初,陈勇给自己定了个要求:“我老头(武汉话称呼爸爸)虽然是船长,但是我不能在他的光环下过一辈子”。 

  他首先从水手的基本功开始,在水手长的指导下练习扎洗把、打绳结、插钢丝绳等一些水手必须掌握的基本功。当时的同事说,那时他不分白天晚上,总是拿着一根白棕绳,问这个水手结怎么打,问那个单扣结怎么打。别人问他问什么这么认真,他回答到:学就要学到位,按照考试规范两分钟打结,我就一定要达到要求。 

  在驾驶台学习操舵时,他一边观察当班舵工的动作,一边琢磨掌舵要领,遇到不懂的操舵时机和舵角把控,他就请教、提问。通过努力学习和实践,一年后,他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舵工。 

  虽然学历不高,可他总是不断的努力学习各类知识和技能,因为他心中装着一个梦:像父亲一样,不仅要会开船,还要做船长。 

  承父愿 

  从上班第一天,作为船长的父亲就交待他:既然你选择了做船员,而且还是一名水手,就要向船长的目标奋进;虽然你只是初中毕业,但是只要你肯学,一样的可以做到船长。 

  怀揣自己的梦想和父亲的希望,他开始了船长的奋进之路。初中毕业,基础薄弱,可想而知,后面的路是多么艰难和艰辛。 

  水手工艺、操舵只是一名水手的基本功,要想成为船长首先要从三副做起,船艺、内河碰撞规则、船舶驾驶、引航、法规内规、造船轮机大义等都是三副的考试科目。万事开头难,从自学开始,遇到不懂的地方就请教他的船长或大副。还经常一个人待在驾驶台,将长江航道图的浮标、地名一一背住,不完成自己定下的任务绝不睡觉,往往一背就到了深夜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9年上班8年初中学历的他顺利通过考试拿到了三副证书,2005年通过大副考试,2009年获得了一等船的船长证书,每次考试都是一次性通过。2010年12月,经过自己多年的努力和表现,通过党组织的考验,陈勇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多年的夙愿得偿。从水手到船长,再到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。 

  接父班 

 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父亲38岁任船长,作为儿子的陈勇则是37岁被单位任命为长江一等船的船长。2009年,他正式接手,成为他工作、学习18年的航浚6轮的船长。这个时候,他不再是好奇抢夺父亲手中望远镜的那名顽童了,而是真正拥有属于他自己的望远镜。 

  虽然和父亲一样也是一名船长了,但是他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还是不断的钻研业务。每次回家休假,和退休在家的父亲之间最多的话题就是如何驾好船,探讨船搁到沙包上如何脱困?在水流很急的狭窄航道中如何倒槽?在乱流中如何稳好船位?碰到浅滩较长的地方如何快速打通航道...... 

  2010年,陈勇刚刚担任船长的第二年,长江航道建设迈入系统整治建设的新纪元,迎来了丰水期航道维护的新课题。作为长江航道的开拓者,以前只是对航道进行维护性的施工,满足2.8米的水深即可,一般都是上一年度的冬季施工船舶进入工地,第二年开春涨水时返航。当时,因长江上游来水量的变化,对长江中游的航道影响很大,往年的所谓“战枯水”(只是冬季枯水季节施工)开始不复存在。8月底,随着三峡库区蓄水,长江武汉航道工程局管辖的尺八口水道告急,单位派遣航浚6轮迅速赶往该水道疏通并驻守。开赴施工航道的途中,陈勇抓紧和施工河段所在航道部门取得了联系,了解掌握航道情况,并及早制定施工方案。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工地后,第一时间下耙施工,用2天的时间抢通了该水道。 

  2012年9月,陈勇从航浚6轮调任吸盘2轮监造并任船长,随后不久,航浚6轮面临报废。报废前,他多次回到航浚6轮,走遍船舶每个角落,抚摸每一寸甲板和每个设备,以这样的方式和相处21年的老伙计道别,保留当初航浚6轮船员一张全家福,是他对21年青春光阴的唯一纪念。 

  2013年11月份,长江航道安庆段东流水道告急,正在荆州太平口水道值守的吸盘2轮接到施工命令。陈勇迅速响应,打破工程船舶长江里不夜航的惯例,指挥全船紧急驰援。经过3昼2夜近60小时的不间断航行,以最快速度赶到施工河段。到达现场后,坚持昼夜施工。通过切开堵塞航道上端的方法,引水归槽,形成自然冲刷,提前1天半完成了上级下达的“5天内打通该水道”的命令。事后又和当地航道部门一起分析造成航道堵塞的原因,并提出了合理化的建议。 

  党的十九大以来,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“不搞大开发,共抓大保护”的发展理念,达到保护环境的长远规划,长江航道施工转为更加环保的施工方式。吸盘2轮积极响应,将传统的边抛施工改为装舱施工,实现环保施工、弃沙土综合利用。这是摆在陈勇面前的又一个新课题。边抛施工相对简单,船舶操控相对容易;而装舱施工必须带着驳船共同前进,还要保证装驳的效率和驳船的安全。陈勇群策群力,多次和驾驶员商讨,寻找最佳施工操作方案。 

  正式装驳施工后,他采用前后减少流量、中间过程加大流量的方式,使装驳的时间缩短,大大提升了装驳效率。由于驳船的形式不一,溢流口的位置不一样,会导致部分驳船在装载的过程中倾斜,给施工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。如何消除隐患,他茶饭不思地想招。通过几次试验,发现利用装舱的泥沙流,能很好地解决问题——驳船向哪边倾斜就向哪边装载,能有效的将弃沙铺平,而将驳船扶正。虽然施工方式的改变,大大影响了施工效率。陈勇通过改善施工操控、强化与驳船的配合,依然保持了1500方/小时的产量。 

  2018年底,吸盘2轮被长江武汉航道工程局定为“星级船舶”创建的试点单位,启动会议上,陈勇的表态掷地有声:一定按照上级的要求,不折不扣抓好星级船舶创建工作。随后,在他的主持和推动下,该轮多次召开专项会议,商讨具体实施方案,并一一落实。现在,仓库的整理、台账的建立、船容船貌的改变正在有序向好。在他的指导下,船上自行建立了一套链接系统,便于不同岗位的人员知晓分管的工作、查找要填写台账的内容等。 

  续写传承 

  诲人不倦,是陈勇身上的闪光点。遇到求教,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他经常对同事说,只要你们想学,我可以把我会的东西毫不保留地告诉你们,你们都会了,我也就轻松多了。 

  “你们都会了,我也就轻松多了”,一句很朴实的话,道出了陈勇的内心高度,那就是不保留,有需要就倾囊相授。船舶不论是航行还是施工,他都会坚守驾驶台,看似不经意的坐在那里,可是驾驶员的每一个“舵令”他都听着,及时指出错误的地方,并向驾驶员解释为什么要修正“舵令”,不修正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。所谓授其然、告知所以然,应是如此。 

  2018年9月8日,吸盘2轮正在荆州大桥下封航航道内拖带泥驳装舱施工,一条违反禁令的驳船驶入施工区域,企图从吸盘2轮左舷浅区通过。该驳船行至吸盘2轮船中部位搁浅,试图倒车调头,情况紧急危险。当班驾驶员情急之下,有些慌张,第一时间报告给了陈勇。陈勇迅速到位,一边命令装载驳船迅速解缆离开,一边发出各种“舵令”,改变船位和航速,在失事驳船撞向吸盘2轮的过程中驶离了危险区域。事后,他召集驾驶员进行险情排除的事后分析,向驾驶员强调遇到危险情况一定要冷静,根据周边的情况进行分析后想好应对措施,并传授危险情况下操作程序和操作技巧。 

  在陈勇的传帮带下,吸盘2轮驾驶员的水平提升很快。大副的进步尤为明显,在他的严格要求和悉心传授下,陈勇督战,大副可以“独立”指挥靠离码头,具备了船长该有的业务素养。陈勇非常注重青年船员的教育培养,在他的提议下,吸盘2轮常常利用施工间隙对青年职工进行思想和业务上的培训,引导青年职工爱岗敬业,提升业务技能。他坚持亲自授课,对新进的员工进行船舶安全、消防知识方面的讲座和示范;他还要求驾驶员、轮机员、技术员和水手长分别针对青年职工的不同特点进行侧重指导,让他们可以胜任不同的工作岗位。 

  作为船长,陈勇时常和船员职工谈心,叮嘱大家认识到,长江航道是我们事业的立足根本,是我们每一个航道人的饭碗,一定要按照上级的要求不折不扣地完成工作任务,不能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。 

相关信息